新闻中心
首 页 > 新闻中心 > 集团新闻
新闻来源:《正方报》  作者:河流   发布时间:2018-10-10  
  周五,比规定下班时间晚了半个小时。骑车回出租房,小林打算着回去好好休息。公寓楼前,一株高挑的银杏树正抖擞着枯黄的叶枝。小林愣住了,可不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出去走走。电动车中午刚充过电,它应该能陪小林去一个远一点的地方。夜渐渐黑了,小林似乎忘记昨夜是如何睡过去的。也许是还未散去的安眠音乐,哄着他睡去。
人,终究敌不过情绪的摆布。是本能吧,小林还是往清大方向去了。毕竟,这里是一个姑娘曾经待过的地方。到了学校正大门,小林给实习生同事小凯打了电话,约他一起去小粉桥转转。
酒精,的确能打开人的话匣子。一桌两人的餐馆,除前台伙计之外,没见其他人。大概因为国庆,学生都回家了。推杯换盏之间,惯常沉默寡言的小林,像苦情剧人物一样,向小凯吐露起来。也许,是憋了太久,也许是酒精的作用。两个小时,小林和小凯没有挪地儿,店家也没有催促的意思,毕竟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吃饭的客人。
隔着玻璃,小林望着窗外稀松平常的过客,玻璃上映着自己,一个看上去还挺精神的小伙儿。小林转过头,扬起嘴角一笑,带着一丝平和的语气对小凯说:“以前和她在一起,多数时候,我并没能照顾到她的感受。现在终于分开了,对她……或许是件好事。”小凯见状,只是推塞着回了两句“看开些”。
饭店的声音渐渐小了,除了伙计的手机时而传出“小兵还有五秒到达战场“的声音,无人在意的电视机开始了自娱自乐。从窗外回过头,小凯转过身对着小林:“放宽心吧,何必自寻烦恼呢?“小林端起手中的酒杯,独自喝上一大口。一来二回,两个人便在酒杯里徜徉了两个多小时,伴着一百多次的叹息。
已近夜里十一点。清大的北门,倒比往常多了一些醉人的宁静。街上懒懒散散,也没几个人。正在打烊的店家,光着膀子,挺着肚子,玩起了手机,右手的卷烟不时掉落火星。小林起意要在北门转一转吧,顺便消消食。小凯略有惊讶,但也是同意了。
小粉桥,没有桥。这里原是一处泥泞的旧城老路,一番机缘巧合的旧城改造使它成了一条熙攘的商业街。懒散的心情,和着东张西望的步子,小林顺手指了指街角处的一家饭店:“我和姑娘在这儿吃过饭,厨子手艺不错。”满目疮痍的回忆,似泉水涌了上来,小林摁不住,也堵不上。往日热闹的小粉桥已经睡了,空荡的街道,几家无人问津的深夜旅店还开着。
跨进校门,没等小林开口,一旁的小凯便说:“好久没来清大了吧?我陪你一起转转。”
校园行车道旁的路灯,还没开始眨巴着眼睛,夜才刚开始。拾阶而上,站在学校的敬泽运动场。夜里没有灯,这里自然比不上文苑田径场的热闹,但以前总有人会翻过栏杆,独自享受这沉郁的夜色。今夜没有星星,月亮也不曾看见,云也被染上浓墨,好一个灰蒙蒙的黑夜。小林走进观众席坐区,心里数着台阶往下走,脚步并没有沉重,但每一步都很谨慎。站定后,小林望了望方向,就是这儿了。转过身,小林对高位区的小凯说:“当时我们就站在这儿,说着清大的奇人异事。”小凯“哦”了一声,便往开始往出口方向挪了挪。
夜深的校园,没有一声鸟叫,一旁的情人坡也没了什么情人。小山坡前的几株枇杷树,小林读书时经常和同学一起来逛。敬泽运动场的旁边便是学校的篮球场,从远处望去依稀能掠见几个人影,听到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。几个月前,姑娘曾在这里让小林背她,从球场这头到那头,说是要让他好好减肥。小林背了半程,便累得不行。看到一旁气喘吁吁的小林,姑娘唤道:“换我背你吧,你呀,就是太弱了。”重回校园的小林,站在那个曾经的那个篮球场,一时间人影婆娑,只能见着一旁的小凯被灯光拉长的影子。
涓滴记忆,渐渐清楚,却也还能串联起来。只不过,心窝的纠动,撅起的是滴血的伤口。小林长叹一声,试图掩盖泪珠滑落的声音,害怕这般孱弱的自己在小凯面前丢了面子。一旁的小凯似乎觉察了什么,问道:“还逛么?”
“不逛了,走吧”。小林抬起头,只见一轮明月悬在天上。

上一条: 不解之缘
    浙ICP备08005261号
友情链接: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  秒速赛车